全球货币竞相贬值

时间:2019-11-29
作者:抗笤

随着欧洲央行启动量化宽松政策,同时瑞士、丹麦、加拿大、土耳其等国中央银行也追随纷纷宣布降息,全球货币的竞相贬值现象将会日益极大化,投资者须做好风险控制措施。

目前日元、欧元、东南亚和新兴国家的货币相互贬值,而丹麦和新加坡在欧洲央行宣布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也通过降息、外汇干预等措施防范本币升值过快。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有强化之势,人民币作为晋升全球五大支付货币之一,在此时美元强势和美国加息的可能情况下,人民币的汇市交易量攀升,将会更多体现在卖盘上。

目前那些承担外债借贷的中国企业,正在面临外汇兑换的损失以及利息率上升的双重商业压力。

从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层面考虑,虽说受到国际和国内因素影响,中国政府层面的经济支撑喊话应该会稳定人民币在中短期的走势,料不会大幅贬值。

出口贸易支撑人民币

从中国经济基本面来看,经常账户的顺差增长将延续、资本流动的管制依然有序,以及政府政策导向不断涌现新面貌,还会给人民币提供有力的稳定支撑。

过去10年对于人民币汇市而言,中国的出口贸易支撑人民币的稳步升值趋势,中国贸易顺差增加意味着人民币的升值趋势会加大。

但是,随着中国贸易商家不再急于把手中美元兑换成人民币,以及更多的中国企业投资海外市场,中国贸易顺差不再是人民币汇率的主要考量。

投资者增现金持仓

此外,人民币贬值趋也受到中国资本资金外流,欧元、日元和新兴市场货币的相互贬值导致的连锁反应。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惬意到海外并购和上市募资,美国加息预期因素和欧洲量化宽松政策都会显著影响人民币走势。

根据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的统计数据,去年第2季和第3季的金融账户赤字的总额约为250亿美元(约894亿令吉)。

去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规模首次超越中国吸纳的外商直接投资规模,也就显现了这样改变。

全球区域政治问题涌现,加上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中短期内停滞和经济通缩的情况会发生,政府入市买债的挺市举措将会呈现在利息上。

近期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幅超过100个基点,德国、日本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比1年前下跌一半。

摆脱高风险资产

债权人的成本增加、储蓄相对于投资存在长期过剩,让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在高成本下执行,为的是长期内可能无法再实现的高通胀水平目标。

有英国机构市场调研显示近半年以来,全球投资者已经显著提高了现金持仓在投资组合中的比例,其中对美国、日本、欧洲及英国所做的月度基金调查显示,平均现金持仓比重跳升1.5个百分点至7%,创下2012年5月以来的最高点。

投资者的现金持仓趋势上升,主要是应付各地区经济和货币政策的多端分歧、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风险、希腊选出反撙节政府后的欧洲政治和欧元区风险,并包括防备中国经济放缓的实际情况会更糟糕。

投资者的实际行动就是摆脱那些波动较为剧烈、较为烫手的风险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