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做12小时 日捱夜捱 打金厂老板头痛 送院不治

时间:2019-11-29
作者:段干大

余如玉今早带着儿子到殓尸房认领遗体,受访时不断拭泪;左为死者蔡锦生。

(新加坡2日讯)日做12小时,42岁打金厂老板昨晚在家中喊头痛,吃了止痛药后,竟上吐下泻趴倒在卧房床上,送院不治。

新加坡《新明日报》报道,死者蔡锦生(42岁)是新山人,多年前来到狮城打拼,成了新加坡永久公民,生前是芽笼一家打金厂三名股东之一。

他的妻子余如玉(35岁)今早在殓尸房受访时说,丈夫昨晚10时左右突然说头痛,吃了止痛药就回房休息。

平常很少生病

没想到,她半小时后进房查看,竟发现丈夫趴倒在床上,上吐下泻,赶紧电召救护车。

她透露,救护车赶到时,丈夫已经没了呼吸心跳,最后送院不治。

也在打金厂上班的她指出,丈夫平常很少生病,昨午还如常工作,吃了晚饭还在跟儿子聊天、玩手机,岂料突然间不舒服。

陪她前去领尸的堂哥余孙强(45岁)透露,死者10岁和11岁的儿子都在新加坡念书,原本还打算把4岁的小儿子接过来,一家团聚,可惜没来得及这么做。

蔡锦生的遗体将会送回士古来(Skudai)的富贵纪念馆停柩。

余如玉今早带着儿子到殓尸房认领遗体,受访时不断拭泪,令人心酸。

股东们原打算本周六开会

死者因生意不好而倍感压力,股东们原本打算在本周六开会,把打金厂迁到新山。

一名打金厂股东说,打金厂近期生意不好,一直亏钱,死者曾感叹自己很累。

余如玉说,丈夫向来亲力亲为,每天早上8时就开工。余孙强也说,打金厂赚了钱,堂妹夫也会先发薪水给员工,自己不会先拿。

民防部队受询时证实凌晨12时05分左右接获通报,派遣一辆消防电单车和一辆救护车到场,将一名40多岁的华族男子送往樟宜综合医院,医院接获通知待命。

周末也得回工厂

另外,据《联合晚报》报道,妻子余如玉透露,丈夫是打金师傅,一年多前,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富足的生活,与人合股创立了一家打金工厂。

“可是,工厂的生意不太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他是股东,也没有领到什么薪水。”

余如玉表示,工厂规模小,只有三名股东和三名员工,包括她跟丈夫在内。

“因为这样,我们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经常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8点,周末也得回工厂。有时遇到需要赶货,我们也会把金饰带回家继续做。”

昨天两夫妻也带了一些金链回家,一一扣起来。

申诉工作压力大

余如玉透露,丈夫近日经常申诉工作压力大、身心疲惫,但由于他很少生病、身体状况也不错,家人因此没有太在意。

岂料,昨天放工后,丈夫开始申诉头痛欲裂,晚上约10时20分,吃了班纳杜(Panadol)后就回房休息。

约半小时后,余如玉进房却惊见丈夫面朝下倒卧床上。“我帮他翻身,发现他把晚餐都吐了出来、下身也有粪便。我摸不到心跳,就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

回马来西亚设灵堂

蔡锦生的亲友今早到殓尸房认领遗体,妻儿不断默默拭泪,场面令人心酸。

余如玉说,他们没钱在新加坡为丈夫办理后事,今天认领遗体后,会回马来西亚设灵堂,地点是新山士古来(Skudai)的富贵纪念馆。

撒手人寰留下3年幼儿子

妻子形容,死者是好爸爸,尽管工作劳累,睡前总会争取时间跟孩子聊天。如今他撒手人寰,留下3个年幼的儿子,妻子担忧家庭经济情况。

余如玉透露,夫妻俩育有三个儿子,分别是11岁、10岁和四岁。其中,两个大儿子已经在新加坡求学,夫妻俩原本打算不久后也将小儿子接到新加坡,让一家能够团聚。

不料,丈夫如今突然去世,余如玉担心自己一个人养不起三个孩子。她说:“我还是希望儿子能继续在新加坡读书。”

余如玉也表示,丈夫是个好爸爸,去世当晚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跟孩子聊天玩手机,因此他的离世对于儿子的影响相当大。

不确定打金工厂是否要继续

至于丈夫的打金工厂,余如玉说,他们目前不确定是否要继续经营下去。

“我们原本就在考虑,今年内把工厂撤回马来西亚,来降低成本,但还没来得及开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公众突头痛须马上求医

医生指出,死者可能是脑血管爆裂,建议公众突如头痛,必须马上求医。

家庭医师刘志华医生受访时说,根据死者过世前突然严重头痛,服药后休息半小时后气绝身亡来看,怀疑可能是脑血管爆裂。

“根据征状,死者可能是脑血管突然肿胀,没及时急救,导致血管爆裂。”

刘医生说,头痛虽然很普遍,但严重头痛却不容小觑。

“如果头痛是突如其来的,而且疼痛难忍,就应该马上叫救护车,或到急诊室求医。”